意外的零分
  面對這條新聞,你其實很難決定是該板起面孔看完,還是咧開嘴一笑而過。
  因為給學生的期末成績打出91個零分,華中農業大學的李厚剛老師,讓一門普普通通的思想道德修養課,成了網絡上的熱點新聞。
  雖然他對期末考試的要求,只是用14周完成一篇讀書報告,但這位教了12年課的老師想不明白,為何近年來抄襲的現象有增無減。去年他教授的300名學生中,“只有35人抄襲”,而今年上課的500名學生中,抄襲的人數竟增加到91人,其中有兩人抄的還是小學生作文。
  看上去,為維護學術道德對學生痛下重手的李厚剛,換來了助威聲一片。學校教務處表示對李老師“用嚴規守住師德底線”的行為“完全支持”,BBS上的學生討論熱烈,說“應該歡迎這樣的較真”。
  但實際上,李厚剛得到的可不全是理解和支持。一些學生覺得,老師明明是拿“在大學里太正常”的事兒“故意為難學生”, 有人認為“這是在背後捅刀子”,還有人對李厚剛本人進行了人身攻擊。在成績公佈以後的十多天里,這位老師甚至和“一批學生關係緊張”。而當記者走訪了當地十幾所大學里的近百名學生之後也發現,這些抄襲者其實並不難找到同道中人。
  原來,司空見慣竟能成為顛倒善惡黑白的理由。看來這一次,要不是91個零分的疊加和大學生抄襲小學生作文的噱頭,很難說這件事兒到底是狗咬人的常事兒,還是人咬狗的新聞。
  糊塗的培訓
  都說道理越講越明白,可偏有一些奇怪的課堂,讓人看罷越發糊塗。
  雖然課程早已公之於眾,但66.8萬元的高昂學費,記者探訪所得的官商混招的現實,還是讓北大的後EMBA班陷入重重迷霧中。
  推薦3名企業家學員,官員學費可獲得減免的優惠政策,讓人們懷疑“官員請客,企業埋單”的慣例,偷偷化了個妝便在大學扎下根來。每個月上課兩三天,兩年內安排國內外游學考察的課程設置,讓人們開始思量這是不是只為了“帶你玩兒”……在網上網下越吹越勁的反腐風暴中,北大的這個培訓班就這樣被推向輿論的風口浪尖,當成一個樣本供人觀察。
  不過,即使圍觀者眾,這培訓班依然不願揭開自己的面紗。主辦培訓班的北大信息科學技術學院說,這則“66.8萬元培訓班一半是官員,要求正處級以上”的新聞中,“只有學費信息與該項目一樣,其他內容均與該項目不符”。而那在網上早已公佈的招生簡章算不得數,因為這網站“不是北大建設和管理的”。
  這下看起來沒有問題了,學費依然昂貴,可清一色的商人中再也難以滋生出人們的種種猜測。不過讓人尷尬的是,還有較真的記者,再次來到信息科學技術學院的辦公樓內,探訪這一高端培訓項目,從招生老師那裡得到的,依然是“政商比例是一半一半”。
  看起來清晰的答案再次模糊,到現在依然沒有人知道這個花費66.8萬元的培訓班到底在教些什麼。在我看來,這面目模糊的培訓班,不如就從如何誠實回應公眾質疑講起?
  被抵制的專業
  雖然我們已經慢慢習慣了人們對於自己所學專業的吐槽,但這一次醫學面臨的,看起來是真槍實刀的抵制。
  最近,當醫學專業網站丁香園向3860名醫務人員發放問卷,調查他們對於子女學醫的態度時,發現竟有58.0%的受訪者會力阻自己或親友的子女報考醫學院校,僅3.0%的受訪者建議自己或親友的子女學醫,其餘36.2%持中立態度,遵循子女自己的意願。
  遭抵制的醫學專業還沒有就此沒落,招生辦的老師說“最受歡迎的依然是臨床醫學專業”。在校的學生說在這裡“只要你夠努力夠勤奮,業務水平夠好,沒有人會瞧不起你”。可是,那一組數字卻告訴我們,與熱鬧的景象並存的,還有另一種現實。
  醫院的主治醫師由於瞭解“醫生收入與支出不成正比”,而在孩子學醫與不學醫之間思考很久,醫患關係科的主任則由於目睹了太多醫療糾紛和醫患矛盾,覺得這行“危險極了”,堅決不同意女兒學醫。記者在包括155名學生的4個本科班級中發現,父母是醫生的學生只有15人,僅占9.68%。
  現實世界里的醫患問題正在投射到校園之中。醫學專業熱鬧的土壤里,有一些種子已悄然埋下。種子能否破土而出,尚沒有人知道,但若我們只是靜待這種子慢慢發芽,損害的恐怕不止醫學這個專業。  (原標題:新聞眼)
創作者介紹

NBA

rgxgq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